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正文 第六章夜晚
    夜幕降临大地。经历杀戮的我,或多或少应该有所成长。但是,那把沐浴过鲜血的刀刃被河流冲刷后,竟嗅不到一丝血腥味。

    我晃晃悠悠来到酒馆前,想着按照这种方式进行下去,以后的生活就该有保障了。在此小酌一杯,惬意一番。为了填满我今日的空虚,记忆中的几缕麦子味的香甜恰好为我找到了方向。

    推开门,里面热闹非凡。似乎是近日发生了什么大事,这段时间里佣兵们经常欢聚一堂。前两天的人虽说也不少,但也不至于达到这种人满为患的程度。

    我几次招呼,店里的人都因为忙的焦头烂额而忽略我。直到我抓住一个看起来面向很朴实的女孩。

    女孩承诺很快把酒端给我,我才轻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呼吸着灼热的空气,明明火炉不再燃烧,这气氛竟然暖的让人大汗淋漓。我不自觉的露出了苦笑,两眼茫然的寻找一个能落脚的地方。

    大概两三圈后,目光落在一个靠墙的小桌那里。那里有个人捷足先登了,不过其他地方早已挤满了人,自然就无法挑剔了。

    “请问我能坐在这儿吗?”

    他抬了下眼皮,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我递过去感激的眼神,终于踏实坐下。

    这个人穿着打扮都很普通的,给我感觉风尘仆仆的。应该是我个人不靠谱的感受,他似乎是因为一天的忙碌分文无收才来这里借酒消愁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正处于变声期时,激昂中含有稚嫩的声调,更让我感觉他是一个新人。

    不过,萍水相逢的话我也没有必要搭理他。那样做的话只会徒增麻烦罢了。

    很快酒来了,我靠着墙望着欢声笑语的佣兵们。无意中瞥到对面的那个人两眼发亮,发出所谓向往的眼神。

    我轻笑着摇头,那种快乐自在的生活谁不向往?我赶紧几口喝干麦酒,有礼貌的告辞后,不再留恋的回去‘家’中了。

    贫民区里肮脏的过道,到处都有粪便暴露在外,未曾好好修整过的泥土路,到处坑坑洼洼。一个老鼠都敢光明正大的跑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。”雪莉一直在家里等我,或者说她现在离不开这里。

    “嗯。身体好一点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多了,要不了多久就能干一些活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多休息一下吧。旧病复发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她以微笑应对我。关于旧病复发这一点,我们心里都有数的。她很小的时候就贫血,就像现在这样面无血色,憔悴的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奶奶还在的时候,通晓药理的奶奶曾为雪莉调理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身子。差不多十一岁那年贫血的迹象才有所好转。

    “晚饭还是一块面包和一碗粥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米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教廷的牧师很关心我的病情,送来了米和梨。本来能剩下一个的,隔壁的赛特莉说是还想要,我就把你的那份给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一个梨而已。”

    当然,我也就嘴上说说。自从奶奶也走了之后,我们一年中能够吃到水果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的,酸酸甜甜的梨子谁不喜欢。

    但是,即便亏了口我也不能说。这样会被责怪小家子气的。再怎么说我也是个男人。

    她脸上那份难为情很快淡下去了,转而把热腾腾的面包和粥端到了一把方凳上。由于没有桌子,方凳就代替了放置食物的场所。

    见她吃力的模样,我上前抢先她。把凳子带着东西搬到我的床前,粥还热气腾腾的,面包早已凉透变得硬邦邦。

    雪莉一直盯着我看,在这股无名的压力下。我用手掰开了石头一样的面包,把它泡在粥里。几粒小米粒飘在泛白的稀汤上。

    她似乎对我备受期待。不!她期待的是在这种环境下,她亲手做出的面包究竟能不能使我满意。

    她应该知道面包已经冷了......

    手中半块面包无论如何都泡不仅小小的碗里了。看样子,只能吃下去了。

    我冲她笑了笑,不知道这个笑容究竟有多灿烂。但我知道它有多灿烂,我的心中就有多少惨淡。

    既然下定决心的事情,就已经没法改变了。

    我无法在她面前鼓起勇气露骨的深吸一口气。所以,用鼻子悄悄地把气鼓足,全部闷在胸口。

    一口下去!

    好硬!!!

    牙快要崩坏了。真的就像石头一样坚硬。不过,还能咬得动,最起码牙齿印留下了。用口水一点点软化的话应该就不难咀嚼了。

    我一块块的咬下面包,毫无味道的面包和干硬的口感令我想要呕吐。但是我警告自己,千万不要吐出来。看看那灼灼的目光吧。克罗尔啊,事到如今你还打算伤雪莉的心吗?

    “味道......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额,还好。就是有点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应该热一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,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我吃着无味的食物,假装很有滋味似的狼吞虎咽。在她洋溢着幸福的微笑,似乎只要这样我就能满足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酒能够填补我的空虚,竟然只需要她展露一个笑容就能做到。不知为何,我的眼眶湿润了。我本以为那是泪水,可不论我怎么眨眼也没有泪水流出。

    饭后,她把碗收了。看着她的身姿,我不由得觉得日子就这样似乎挺好的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当初,满足于这种生活的人是我才对吧。满足于现状的人是我才对啊。为什么来到了这个地方后,默默的承受着这一切的人却是雪莉呢。

    我知道。我已经有了野心了。自从蘇利文那时开始,每天不断的高收益使我再也难以忍受更差的生活了。

    所以,如野草般猛烈生长的野心正在抓挠我的心。而我,该去寻找新的目标了.......

    晚上,我躺在床上辗转难眠。

    没有窗子,只有一个木门像牢房一样将月光拒绝在外。深邃到底的冰冷仿佛在触摸我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克罗尔。”

    声音很近,温热的吐息吹打在我的脸庞。毫无疑问,是雪莉正在抚摸我的脸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我本该一下子蹦起来,可是身体却踏实了下来。除了头,身体陷入了很深沉的沉睡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一直没睡,我以为你做噩梦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不太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......以前我做噩梦的时候你也经常抚摸我的脸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发烧的时候。因为从小你的身体就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但是我常常在发烧的时候做噩梦的。梦到克罗尔抱头痛哭的样子,在一棵树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桃树还是梨树?一定是我没能种活,自己又陷入快要饿死的程度才会那样吧。”我故意打趣的说。

    “不是的。但是......”她欲言又止。接着,突然转移话题。“爷爷的遗物你看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看了吗?”

    “看了。不过,我看再多也没用。那应该是留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跟冒险者有关?”

    雪莉轻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那......明天我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看。里面有很重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冰凉的滑腻的手掌离开了我的脸颊,虽然我的内心还有所留恋。不过很快就平息下来了。疲劳在黑暗中涌动,很快我就进入了沉睡......

    未完待续.....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