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正文 第七十六章:谋划-电磁轨道炮
    哗啦啦啦如同水花,手臂粗的铁索成功扣在黑白色机甲右边机械臂上,劲力拉扯,铁链噔直,把上方庞大的机甲给拽了下来。

    火舌包裹,热浪一阵阵,谢渊操控着机甲试图挣脱,掌中的双刀舞起,对着铁链狠狠一斩,啪的一声火花四溅,可这一击竟然没有完全斩断,这一耽误,他即将要被升腾的火焰包裹住了,肆虐的火海没有尽头的燃烧着。

    火焰挡住了视线,周围的火舌到处乱窜。好在有一对风翼可以把火焰扇开。

    啪……他再一次执起双刀故技重施,铁链终于应声而断,可下一秒狂躁的火焰势头更是冲天一卷,沼泽内的火焰像是遇见了更多可燃物,变得更加狂躁。

    不好,这股风压……

    还未撤离火沼泽,突然感觉一股澎湃的风压直接袭来,狂躁的火焰被压低,再也无法冒头。

    电磁……轨道炮!

    谢渊脱口而出,那低鸣如蝉的私语震的他头皮发麻,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进入超限状态!

    刹那间,他操纵着机甲试图跃起躲避,可接着轰隆一声,他心底再次一凉,被击中了?

    他感觉机体上有股电磁震荡起来,不,他的风翼……

    他是直奔自己变化出来的风翼下手的?

    那道电磁轨道炮是从何处来……明明被自己击中落入火焰中,不可能脱离这片范围的。

    谢渊依然能够瞧见沈翊的黑色机甲,就在跌落中,可他那道火力明明就……

    不对……谢渊突然反应过来,轨道……有预设的飞行轨迹,沈翊知道正面无法击中自己,便利用电磁轨道的特性,提前预设了飞行轨迹,并预判击中的范围,在炮弹进入事先预判的范围内,在进行精确锁定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谢渊心中赫然一冷,这是何等的计算能力,多么可怕的布局能力,看似天方夜谭的作战方法,竟然成功了。

    风翼被毁了,便是进入超限状态,也突破不了1000m/s的极限了。

    从之前进入火焰沼泽中,到谢渊的风翼被摧毁,不过短短三秒钟时间,十几米的火焰高度好似没有尽头一样,沈翊操控的黑色机甲依然没有跌落进去,但却被火焰完全包裹住了。

    那一击电磁轨道炮,在谢渊完成形态变化之后的一秒钟便发射了出去,他深知正面发射不会有任何命中的可能性,所以赌了一把,利用机甲自带的电磁场预设好轨道炮的飞行轨迹,在利用超凡者系统进行范围内最终的预判,完成了这一击。

    不过,目前的危机还尚未解除,眼看就要跌入火沼内,机甲滚烫无比,多处系统已经起火,在不脱离出去就要报废了。

    不过眼前的谢渊似乎不会让他如愿以偿的脱离出去,谢渊操纵着机甲双手执着一把双头开刃的长刀掠来,刀势架起,双臂弯曲,机甲各处关节随之而运动了起来,那是格斗姿态,从始至终沈翊就不跟他近身,所以谢渊真正的实力一直没有发挥出来。

    一刀斩来,四面火焰自动分割,铛的一声脆响,火势乱窜,谢渊先是一楞,透过火焰画面中才稍稍看清楚,那长达数米的双刃竟然被黑色机甲的机械臂齐齐架住,时机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黑色机甲如同猛兽窜起,谢渊感受到一股反震劲力,刀刃被弹射开,就见黑色机甲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内。

    谢渊来不及发愣,立即向天际飞去。

    场外的观众看到这一连串惊心动魄的画面,激动无比,仿佛画面中作战的人是他们自己,本就轰鸣的场馆内便更加噪杂,沈翊与谢渊的名字混合在其中。

    还想跑!

    谢渊气的五内俱焚,连连冷笑追了上去。就算风翼被毁,也依然能够追的上。

    死吧!他大吼一声,机械臂中的长刀发出霍霍光芒,只待近身的刹那间。

    突然间,沈翊操控的黑色机甲向下方火焰稀少的山头上掠去,接着又莫名的停在了山头上。

    他要干什么?

    谢渊心中不禁想到,但手中动作并没有停止,直接驾驶着机甲窜了过去,长刀高高扬起,光束如波当头劈下,可面前的黑色机甲却只是微微侧身,便避开了凌厉一击。

    场内观众更沸腾了,这犹如神来一笔的侧身操作不但化解了对方所有的攻势,更有机会借此反击。

    可沈翊下一步的动作却让所有人糊涂了。

    黑色机甲庞大的身躯直接撞在了谢渊身上,砰的一声沉闷如雷的响动,谢渊对机甲失去了长达两秒钟的掌控时间,这两秒钟看似只是转瞬即逝,但在高手眼中,却堪称致命。

    谢渊心中有些骇然,那一瞬间竟然有一种错觉,仿佛自己所面对的是一位格斗宗师,云淡风轻的化解了这一击,可回想起来又有哪里不对,若沈翊真的是属于格斗风格的选手,那何必用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撞击法子呢,直接利用关节格斗技巧就会让自己吃大亏。

    这种错觉转瞬即逝,致使他没有想通这一切的原由,可下一秒钟,当他对机甲失去长达两秒钟时间掌控的时候,他才赫然有一股极为不详的预感,沈翊向来以战术多变知名的远程系选手,又怎么会平白无故做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愚蠢行为?

    至少是杀敌八千自损八百的比例,他才去做。

    不好,轰……

    谢渊顿时感受到巨大的能量波从地底涌来,急忙操控着机甲躲避,可此时的机甲在惯性作用下一直向下坠去。

    爆炸的能量覆盖住机甲,大地仿若一晃,山头被炸开巨大的口子,火焰从地底直冲天际。

    他什么时候在这里安装了炸弹?

    谢渊想着,面容上尽是凝重,长舒一口气开始输入指令。

    粒子爆发!

    长刀一收,右掌平行掌心向下,突然裂开圆孔,从中喷射出一道柱形能量,能量是气体形态,在喷射的瞬间带动一股庞大的反推力量,使其脱离爆炸范围。

    他惊险的逃出生天,不过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重复罢了,就在他心中暗自高兴的时候,嗖嗖两道飓风一般的火力直冲而来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两道一模一样的爆炸声在天空上回荡,谢渊气的吐血:混蛋!

    这两道火力明明就可以把他完全摧毁,可却只让机甲的两只手臂报废,渐渐的他明白了。

    这是对他的戏耍,在面向整个联邦的直播比赛中,像小丑一样的戏耍。

    此时的胜负在众多选手看来,已经没有悬念了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