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正文 64
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不知该如何开口的时候,一声呵呵的笑声响起:这位小友想必就是云少桥云少侠了吧,果然年轻英俊。

    云少桥寻声望去,见说话的竟是凶手阵营中寻个为首的白发人。见云少桥望去,那人继续笑道:云小友,这是小女雪凝,如果你今天帮我,我不但把雪凝许配给你,还会让你以今后的生活中享尽荣华富贵,封官加爵,如何?

    云少桥此时已经是面如死灰,他没有回答孟谦的话,而是看向沐雪凝:雪凝,他说的可是真的?

    沐雪凝的泪水终于也禁不住溢出了眼角。看到这一幕,答案在他心里瞬间就明了了:雪凝,为什么?这是为什么?难道,往日种种,都是假的吗?你一直都在骗我的吗?

    孟谦又出声了,他佯怒道:云小友,你这说的是什么话?雪凝了为救你,不惜甘冒死从我这偷取灵药去救治你,不然你现在还是废人一个呢,雪凝对你的情意,可是天地可鉴啊。

    孟谦现在已经藏不住自己的恶行,如今又身陷众多武林人士的包围,身后虽有一百多死士,但以这重重包围中,他也没信心能杀得出去,所以为今之计,只有先以雷霆之势把玉剑山庄打败,以莫大的气势,把其他人镇住,如此才有可能安然离开。所以,云少桥这样的高手,如果能争取过去,他的胜算会大了不知多少。

    听了孟谦的话,云少桥还来不及向沐雪凝求证,凌剑风却立即讽刺起来:哈哈,先把人打废了,然后再赏颗灵药救治,大家说,这算哪门子情意?

    云少桥心里又是一震,他已经被这连翻的打击,打击得不知身处何方了,只觉得眼前白芒芒的一片,其中只有那一抹靓影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思怡说得对,今天我与她,只能活一个,若帮我,你会得到我义父所说的一切,若帮她请出剑!这是沐雪凝说的第一句话,说完这句话,她便再次闭口不言。可就是这句话,却让云少桥如坠冰窍,浑身颤抖个不停。

    如如果云少桥嘴唇颤抖着,喃喃吐出些声音来,如果我你你会会杀我吗?

    会。沐雪凝终于说了第二句话,只有一个字的一句话。此字过后,沐雪凝又是无声站立,白衣胜雪,如玉树临风。

    我知道了。云少桥悲声道,然后,缓缓举起了手中的剑。孟谦好像还在苦口婆心地说些什么,可是他此时却已经充耳不闻了。

    沐雪凝也无声地举起了剑。

    如心有灵犀般的,双方几乎同时出剑,剑势凌厉无比,然而很多高手很快就发现其中异常,两人的剑势虽然凌厉无比,但却没有半点杀气!

    不好!所有人此时竟都忍不住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云母更是面色大变,有如死灰,嘶吼一声:儿子,不要同时飞身扑了过去,身法之快,如影如电,肉眼难辨。然而,这一切能来得及吗?

    辏鼻岵豢晌诺睦刃入肉声,此时却传遍了全场。

    双方的剑,同一时间,刺入了对方的心脏。

    不云母终于扑到了儿子身上,抱着他余温尚存的身体,哭喊着:儿子,你怎么这么傻,都是娘不好,娘不应该让你学武功的,娘不应该带你来,不应该带你来的,呜呜她扑在儿子身上哭得死去活来。

    这时,又是一声悲叫传来:徒儿,徒儿,你怎么就那么傻啊,怎么就那么傻啊?这是一个老人的声音,正是云少桥的师傅,玉萧剑的上一代传人。众人寻声望去,只见一个白胡白眉白发,一袭米白衣裳,满脸皱纹的老人踉踉跄跄地冲了过去,也扑在了云少桥的身体上。

    云少桥此时气息未断,勉强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,气游若丝道:娘,师傅,孩儿不孝。说完,他的用一阵摸索,最后终于抓住了沐雪凝的手,这才永远地闭上了眼睛,那年轻英俊的脸爬上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。似乎也感觉到了云少桥的手,沐雪凝的脸上同样也露出了一丝笑容,这笑容就这样一直定格着,直到永远

    后来,江湖传说。

    那一天,杨家遗孤杨思怡一剑刺死了仇人孟谦,至于她怎么办到的,众说纷纭

    有人说,孟谦中了在场神秘高人的暗器。

    有人说,孟谦事前中了毒,下毒的正是他那与情郎同归于尽的干女儿。

    有人说,杨思怡是靠凌无意暗中传音指点下战胜了孟谦。

    也有人说,杨思怡完全是依靠寒锋宝剑的神奇能力杀了孟谦。

    几乎大部分的武者都倾向了最后一种说法,于是,寒锋宝剑的名气瞬间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势头攀升起来,引得无数人眼红心热,然而没过多久,就又传出,杨思怡带着寒锋宝剑嫁入了玉剑山庄,于是,大家不得不把那一颗颗觊觎之心给收了起来,玉剑山庄的强大可不是什么人都敢打主意的,即便有人还在打什么歪主意,也只能暗中进行。

    后来,江湖还有传说。

    那一天,当朝皇帝史枫树御驾亲临。

    大家都以为他要追究众人斩杀朝廷重臣的大罪,何况那人还是他舅舅。

    可是让人惊讶的是,当场宣布:

    寒锋宝剑,上斩皇亲国戚,下斩肖小匪类,概不论罪。

    后来,也有些消息在暗中谈论着:那云少桥的师傅好像最后是跟着皇帝走的,还有,皇帝身边有一个护卫,怎么看上去和玉剑山庄的凌家兄弟有点像?莫不是那消失已久的大将军凌无绝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小道消息始终没人能给出确切答案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未解之迷就是,之前送信给各大门派要求大家静观其变的神秘势力到底是谁?

    一座荒山。

    两堆坟冢紧紧挨着。

    一个杏眼柳眉,冰肌玉肤,风姿绰约的少女黯然站立坟前。

    云大哥,你和沐姐姐在下面生活一定很好吧。你放心,我过得也很好,爹爹又要给我介绍对象了呢,明天就又相亲,这次我一定选个像云大哥一样好的夫君。云大哥,你会不会怪我没有为你守节啊?可是我不想每天都看到爹爹生气,所以你不要怪我好不好,不过我会天天都想你的,我发誓说着说着,两行清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挂在少女的脸颊上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