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正文 第685章 阴元
    解决完刘蒙事件并将大衍丹铺根基巩固后,秦安开始做离开的打算了。

    一个月的时间说多不多,说少也不少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个月秦安不打算用来修炼,只是闲暇时巩固一下修为,其他时间都用来陪李朝朝和韩玥等女。

    似乎都知道秦安要离开了,李朝朝和韩玥等女,就连年纪最小的李暮暮,在见到秦安后都表现的特别坚强,极力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秦安看。

    秦安当然知道,这些妮子们是不想让他担心,是想让他了无牵挂的前往中州修行。

    “秦大哥,暮暮已经长大了,可以帮你照顾姐姐哟!”

    这天,再去看望李暮暮时,李暮暮竟然踮着脚对她说道。

    那一刻,秦安感觉很欣慰,摸了摸李暮暮的额头,将带来的修炼资源分给她和王朱。

    要说这些人当中,秦安最担心的就是李暮暮了。

    年纪最小,性格最刁。

    不过听到李暮暮能说出这样的话,他也看到了这妮子的成长。

    一连几天下来,秦安都感觉非常的轻松。

    唯一让他心情稍现沉重的,就是陆灵妃每天都在用印记召唤他。

    他不知该怎么回应,就只好躲着了。

    “秦安!”

    这天,秦安傍晚返回大衍丹铺时,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清灵的女声,是陆灵妃。

    一袭白衣胜雪,她就静静站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秦安迈动的脚步停下来,缓缓转过身看去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空气仿佛僵滞了几秒。

    “我很像母老虎吗?”

    顿了片刻,陆灵妃看着秦安问道。

    秦安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躲着我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躲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在躲!”陆灵妃大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来找我,有事吗?”秦安知道不能跟陆灵妃讲理,立马将话题岔开。

    “我有东西要给你!”

    说起这个,陆灵妃立马露出一副欢喜表情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阴元。”陆灵妃看了看周围没有人,然后红着脸小声嗫嚅道。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而秦安闻言则是一惊,就连声音也不禁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小点声,这么大声要死啊!”

    陆灵妃没好气的瞪了秦安一眼,这么私密的事,她可不想被别人听到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诞了阴元?”

    秦安也察觉到自己声音有点大,赶忙压低声音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陆灵妃闻言郑重点点头,说起这个,她自己都有点不相信。

    她没有想到,她的灵尘诀在双修之后,居然可以诞生阴元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此时此刻阴元就在她体内,她决然不会相信是真的。

    毕竟想要诞生阴元,那真的是太难太难了。

    阴元,传闻乃是阴阳融合极致所诞的产物,诞于女子体内,给男子服下,裨益无穷。

    同理,男子体内若是诞生阳元,给女子服下,同样裨益无穷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!”

    秦安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阴元和阳元这种东西,对他而言仅存在于理念之中。

    传闻是有这种东西存在,可他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说有人诞生过。

    想要诞生阴元和阳元,那需要天时、地利、人合,而且还需要辅以无上的双修之法。

    就像他体内没有诞生阳元,就是因为功法并不适合双修,而且就算有双修功法,等阶不是超高的那种,也不可能诞生阳元。

    现在陆灵妃却告诉她诞生了阴元,说实话,他还是有些不太相信,认为陆灵妃是在捏谎骗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?我在你眼里就这么没信任吗?”

    陆灵妃见秦安一脸不信,不禁有些生气,俏脸也白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秦安刚要解释,就见陆灵妃张开了嘴,那一刻,他清晰地看到了一团萦绕的白色阴元。

    但当他要仔细看时,陆灵妃又吞了回去。

    那一刻,秦安确实心动了,毕竟阴元留在陆灵妃体内一点用处也没有,那本来就是给男子服的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给我?”

    服阴元有两种方式,一种是吐团,另一种就是口服。

    秦安觉得有必要问清楚,陆灵妃到底打算以什么方式给。

    “吐团给你吧!”

    陆灵妃看着秦安说道:“但你总不能让我在这里吐吧?”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秦安见陆灵妃说得很认真,于是就带着陆灵妃去了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结果刚一进房间,陆灵妃就变卦了,怎么也不肯吐团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就是不吐团,你看着办吧!”

    陆灵妃不由分说的躺到了秦安的床榻上,上去后竟然把长裙’脱了,里面只留一件单薄的纱衣,然后一拉被子,就那么睡下了。

    很显然,陆灵妃今晚来了,就没有走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吐团给你!”

    陆灵妃在床榻上躺了一个时辰都没等到秦安过来,最终坐起身将长裙穿回来,只是很明显的,在穿的时候,她的眼睛已经红了。

    秦安缓缓走了过去,在床榻边缘坐下来。

    陆灵妃抓着秦安的手向里拉,拉得那一刻眼角垂着泪。

    陆灵妃最终也没有吐团,还是选择了口服的方式。

    翌日,天刚蒙蒙亮的时候,秦安就已经醒来了。

    看着身旁那一具雪白纤’躯,正准备起身,又被陆灵妃拉了下去。

    很显然,陆灵妃比他醒的早,还有可能一夜没睡,只是没有打扰他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觉得我跟做作?”

    陆灵妃拉了拉被子,返身倚靠在秦安怀里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秦安当然知道陆灵妃是指昨晚的事,他并没有丝毫责备的意思。

    最终他选择顺从了陆灵妃,也是不想看到她哭罢了。

    陆灵妃听到秦安没有怪她的意思,更加向秦安靠近了一些。

    靠了一会儿陆灵妃突然惊坐起来,看着秦安愕然道:“好像又有了!”

    “但是好像刚刚诞生,还需要等一等才行!”

    陆灵妃压下心中的喜悦,然后又向秦安靠去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