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正文 第三百七十七章局面混乱
    ps:各位朋友,实在抱歉,最近太忙了……因为时间的关系,这一章还没有完成,正在赶,可能会很晚,很晚……

    没有走过滇缅公路,根本就无法想象其中的艰险。

    三月七日夜,日寇第三十三师团突破了仰光外围阵地,一夜激战,英缅军败退。

    三月八日,第五军的主力还在滇缅公路上艰难跋涉着,芒市至腊戍不过三百多公里,可那路却似没有尽头一般,而此时,仰光丢了!

    正如前文所说,缅甸的地形大致就像一颗菱形的钻石,嘴小肚大尾巴尖,而仰光就是全缅的咽喉和门户,也是滇缅线上的最后一个国际海港,是远征军的必争之地。

    日寇占领了仰光,兵分三路长驱直入,英缅军却仓惶败退,士气尽失,第五军先头部队日夜兼程,终于也在三月八日中午赶到了同古。

    同古,又称东吁,南距仰光二百五十公里,北距曼德勒三百二十公里,是中央铁路上的重要城市和战略要地,与西线的普罗美和东线的毛奇互相呼应,构成了阻止日寇侵犯缅北重镇曼德勒(别称瓦城)的屏障。

    第二百师堪堪到达同古,便接到了仰光失陷的消息,同时接到了协防同古的命令。

    第二百师前身为军委会直属战车营,在三七年三月与交通兵第二团装甲汽车队改编为装甲兵团,由军政部直接指挥,三八年一月扩编为第二百师,全师五个团两万余人,是我国第一个机械化师,由军事委员会直接指挥,是第五军的核心部队,在抗日战场上屡建奇功。

    入缅之时,第二百师的军运大卡上贴满了用中、缅两国文字写成的标语:

    “中国军队为保卫缅甸人民而来!”

    “加强中英军事合作!”

    “缅甸是中国最好的邻邦!”

    “驱逐倭寇,扬威异域!”

    “为国争光,不胜不还!”

    部队士气之高,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部队抵达之后,戴师长和参谋处董处长连忙会晤英缅第一师师长史考特少将,结果却让他们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出了英缅第一师师部,坐上了汽车,董参谋长便露出了苦笑,“狗日的,这帮友军怕是被小鬼子吓破胆了!”

    “唉,”戴师长一声轻叹,“既没有动员士卒加强防御,又没有侦查敌情……看来,他们根本就没准备和小鬼子打哦!”

    “狗日的,”一旁的卫兵忿忿地骂了一句,神色激动,“一群怂包,他们想跑就让他们跑,莫得他们,俺们照样打得赢!”

    “小武,说得好!”戴师长赞了一声,大手一挥,“驱逐倭寇,扬威异域……友军不敢打,我们打!”

    兵进缅甸对于中国而言,其意义已不仅仅是保卫滇缅线了。

    第二百师的官兵明白这一点,远征军的全体将士也都明白这一点。

    但是,入缅作战涉及中英缅,协调困难,而且中方和英缅的作战指导思想并不统一:英方要求将英缅联军尽数布置在西线,一旦战况不利便于撤回印度;远征军虽然受英缅总司令亚历山大节制,但谨遵不轻进不轻退的原则,要求与英缅联军协同作战,力求破敌。

    腊戍,中英军事联席会议上,双方代表唇枪舌剑,却始终不能拿出一个让双方都满意的方案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样的情况下,六十六团于三月九日中午抵达了腊戍,但后续部队还在滇缅公路上颠簸着,以滇缅公路之险,要运送两个师一个团的兵员和武器装备并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作为司令部特务团团长,李四维一到腊戍便去司令部报到,却只得了个就地休整的命令。

    没有走过滇缅公路,根本就无法想象其中的艰险。

    三月七日夜,日寇第三十三师团突破了仰光外围阵地,一夜激战,英缅军败退。

    三月八日,第五军的主力还在滇缅公路上艰难跋涉着,芒市至腊戍不过三百多公里,可那路却似没有尽头一般,而此时,仰光丢了!

    正如前文所说,缅甸的地形大致就像一颗菱形的钻石,嘴小肚大尾巴尖,而仰光就是全缅的咽喉和门户,也是滇缅线上的最后一个国际海港,是远征军的必争之地。

    日寇占领了仰光,兵分三路长驱直入,英缅军却仓惶败退,士气尽失,第五军先头部队日夜兼程,终于也在三月八日中午赶到了同古。

    同古,又称东吁,南距仰光二百五十公里,北距曼德勒三百二十公里,是中央铁路上的重要城市和战略要地,与西线的普罗美和东线的毛奇互相呼应,构成了阻止日寇侵犯缅北重镇曼德勒(别称瓦城)的屏障。

    第二百师堪堪到达同古,便接到了仰光失陷的消息,同时接到了协防同古的命令。

    第二百师前身为军委会直属战车营,在三七年三月与交通兵第二团装甲汽车队改编为装甲兵团,由军政部直接指挥,三八年一月扩编为第二百师,全师五个团两万余人,是我国第一个机械化师,由军事委员会直接指挥,是第五军的核心部队,在抗日战场上屡建奇功。

    入缅之时,第二百师的军运大卡上贴满了用中、缅两国文字写成的标语:

    “中国军队为保卫缅甸人民而来!”

    “加强中英军事合作!”

    “缅甸是中国最好的邻邦!”

    “驱逐倭寇,扬威异域!”

    “为国争光,不胜不还!”

    部队士气之高,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部队抵达之后,戴师长和参谋处董处长连忙会晤英缅第一师师长史考特少将,结果却让他们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出了英缅第一师师部,坐上了汽车,董参谋长便露出了苦笑,“狗日的,这帮友军怕是被小鬼子吓破胆了!”

    “唉,”戴师长一声轻叹,“既没有动员士卒加强防御,又没有侦查敌情……看来,他们根本就没准备和小鬼子打哦!”

    “狗日的,”一旁的卫兵忿忿地骂了一句,神色激动,“一群怂包,他们想跑就让他们跑,莫得他们,俺们照样打得赢!”

    “小武,说得好!”戴师长赞了一声,大手一挥,“驱逐倭寇,扬威异域……友军不敢打,我们打!”

    兵进缅甸对于中国而言,其意义已不仅仅是保卫滇缅线了。

    第二百师的官兵明白这一点,远征军的全体将士也都明白这一点。

    但是,入缅作战涉及中英缅,协调困难,而且中方和英缅的作战指导思想并不统一:英方要求将英缅联军尽数布置在西线,一旦战况不利便于撤回印度;远征军虽然受英缅总司令亚历山大节制,但谨遵不轻进不轻退的原则,要求与英缅联军协同作战,力求破敌。

    腊戍,中英军事联席会议上,双方代表唇枪舌剑,却始终不能拿出一个让双方都满意的方案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样的情况下,六十六团于三月九日中午抵达了腊戍,但后续部队还在滇缅公路上颠簸着,以滇缅公路之险,要运送两个师一个团的兵员和武器装备并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作为司令部特务团团长,李四维一到腊戍便去司令部报到,却只得了个就地休整的命令。

    没有走过滇缅公路,根本就无法想象其中的艰险。

    三月七日夜,日寇第三十三师团突破了仰光外围阵地,一夜激战,英缅军败退。

    三月八日,第五军的主力还在滇缅公路上艰难跋涉着,芒市至腊戍不过三百多公里,可那路却似没有尽头一般,而此时,仰光丢了!

    正如前文所说,缅甸的地形大致就像一颗菱形的钻石,嘴小肚大尾巴尖,而仰光就是全缅的咽喉和门户,也是滇缅线上的最后一个国际海港,是远征军的必争之地。

    日寇占领了仰光,兵分三路长驱直入,英缅军却仓惶败退,士气尽失,第五军先头部队日夜兼程,终于也在三月八日中午赶到了同古。

    同古,又称东吁,南距仰光二百五十公里,北距曼德勒三百二十公里,是中央铁路上的重要城市和战略要地,与西线的普罗美和东线的毛奇互相呼应,构成了阻止日寇侵犯缅北重镇曼德勒(别称瓦城)的屏障。

    第二百师堪堪到达同古,便接到了仰光失陷的消息,同时接到了协防同古的命令。

    第二百师前身为军委会直属战车营,在三七年三月与交通兵第二团装甲汽车队改编为装甲兵团,由军政部直接指挥,三八年一月扩编为第二百师,全师五个团两万余人,是我国第一个机械化师,由军事委员会直接指挥,是第五军的核心部队,在抗日战场上屡建奇功。

    入缅之时,第二百师的军运大卡上贴满了用中、缅两国文字写成的标语:

    “中国军队为保卫缅甸人民而来!”

    “加强中英军事合作!”

    “缅甸是中国最好的邻邦!”

    “驱逐倭寇,扬威异域!”

    “为国争光,不胜不还!”

    部队士气之高,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部队抵达之后,戴师长和参谋处董处长连忙会晤英缅第一师师长史考特少将,结果却让他们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出了英缅第一师师部,坐上了汽车,董参谋长便露出了苦笑,“狗日的,这帮友军怕是被小鬼子吓破胆了!”

    “唉,”戴师长一声轻叹,“既没有动员士卒加强防御,又没有侦查敌情……看来,他们根本就没准备和小鬼子打哦!”

    “狗日的,”一旁的卫兵忿忿地骂了一句,神色激动,“一群怂包,他们想跑就让他们跑,莫得他们,俺们照样打得赢!”

    “小武,说得好!”戴师长赞了一声,大手一挥,“驱逐倭寇,扬威异域……友军不敢打,我们打!”

    兵进缅甸对于中国而言,其意义已不仅仅是保卫滇缅线了。

    第二百师的官兵明白这一点,远征军的全体将士也都明白这一点。

    但是,入缅作战涉及中英缅,协调困难,而且中方和英缅的作战指导思想并不统一:英方要求将英缅联军尽数布置在西线,一旦战况不利便于撤回印度;远征军虽然受英缅总司令亚历山大节制,但谨遵不轻进不轻退的原则,要求与英缅联军协同作战,力求破敌。

    腊戍,中英军事联席会议上,双方代表唇枪舌剑,却始终不能拿出一个让双方都满意的方案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样的情况下,六十六团于三月九日中午抵达了腊戍,但后续部队还在滇缅公路上颠簸着,以滇缅公路之险,要运送两个师一个团的兵员和武器装备并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作为司令部特务团团长,李四维一到腊戍便去司令部报到,却只得了个就地休整的命令。

    没有走过滇缅公路,根本就无法想象其中的艰险。

    三月七日夜,日寇第三十三师团突破了仰光外围阵地,一夜激战,英缅军败退。

    三月八日,第五军的主力还在滇缅公路上艰难跋涉着,芒市至腊戍不过三百多公里,可那路却似没有尽头一般,而此时,仰光丢了!

    正如前文所说,缅甸的地形大致就像一颗菱形的钻石,嘴小肚大尾巴尖,而仰光就是全缅的咽喉和门户,也是滇缅线上的最后一个国际海港,是远征军的必争之地。

    日寇占领了仰光,兵分三路长驱直入,英缅军却仓惶败退,士气尽失,第五军先头部队日夜兼程,终于也在三月八日中午赶到了同古。

    同古,又称东吁,南距仰光二百五十公里,北距曼德勒三百二十公里,是中央铁路上的重要城市和战略要地,与西线的普罗美和东线的毛奇互相呼应,构成了阻止日寇侵犯缅北重镇曼德勒(别称瓦城)的屏障。

    第二百师堪堪到达同古,便接到了仰光失陷的消息,同时接到了协防同古的命令。

    第二百师前身为军委会直属战车营,在三七年三月与交通兵第二团装甲汽车队改编为装甲兵团,由军政部直接指挥,三八年一月扩编为第二百师,全师五个团两万余人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