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正文 第14章 U盘中的女人
    有了这些雀卫,杜成就可以很方便地探查到森林中的情况。

    等到众人都平复下来,吃了晚饭之后,各自回去休息。只留下四五个胆大的伙计,趴在中间粮仓的上方,伏听着四周的动静。

    麻生也让那几个哨卫,散落在杜村四周的树上休息,它们敏锐的听觉,也能充当预警的作用。没有战力也不会飞行的两个羽族人被安排进了木坯房子。

    杜成回到杜村的唯一一个单间,这是他作为村长特有的。伙计和家丁依旧是一家四五口共挤一间,没有家人的伙计则要把木坯塞满了为止。

    矮人只分到十间就能足够容下一百来人。

    荆甲族人得到木坯房子的数目和原先他们自己居住的一样多,这些后背长满荆甲的人晚上似乎只能趴着才能入睡,兴许半夜想要调整睡姿对空间的要求比较大。

    杜福旺在领着人清理废墟时,也扒出来不少的床被,分发下去之后留了一套最完整的放到了杜成的这一间房子。

    尽管地上铺着的细枝树叶很简单,有些膈应,但杜成的待遇已经是所有人中最好的了。

    一回到屋子里,就没了任何的娱乐项目,四周都是干柴的环境里,杜成也不敢生出一把烈火出来。

    杜成躺在地上翻覆难眠,一时无法适应这么简陋的环境,身上都跟着瘙痒。

    他胡乱地在身上挠着,等到周身都舒服一些,杜成摸到挂在自己胸口的那块u盘上,感觉这块u盘的质感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。

    原本金属质的u盘有了一点皮肤的温润,原本坚硬的东西竟变得柔软了一些,像是人身体的某个器官一样。

    四下漆黑一片,杜成看不清那东西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,只好将他从身体的解下,凑到眼睛跟前看着。

    他的这个动作好像有点多余,因为即使放在眼前,仍旧看不到那东西的形状和它发生的改变。

    但是意识中的那头巨猿,在那东西靠近杜成的眼前时,忽得一下子变得狂躁起来,张牙舞爪着似要从杜成的意识中跳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“又饿了?”杜成有些苦恼,刚才坐在火堆前的时候,已经吃下了将近二十斤的肉食了。

    杜成正要起身,可是意识中不受控制的巨猿猛地蹲下身子,纵身一跳,伸手想要抓杜成靠在额头前的u盘,旋即又陡然消失在了意识中。他手里的东西也随之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啊,”

    杜成吓得从草木堆上做起来,茫然地看着手上,“我的u盘呢,那巨猿怎么回事,难道离开了我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,杜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变得恐惧起来。要是他一下子变成了一个普通人,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下去的机会就会非常渺茫了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地摸着四周,床褥上没有别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正当他想不明白这一切的时候,脑子里一下子涌入了无数的远古凶兽,先前已经离去的剑齿虎,刚才不见的巨猿,都涌了出来。连带着还有不曾出现的其他的物种,猛犸象、帝鳄、翼龙等等数不清的巨兽身影都出现在了杜成的意识里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他拷贝到里面的研究资料,如今一起出现占据了他的意识。

    杜成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这些物种在他意识中争斗时带来的震动,整个脑子就快要被远古强大的力量挣开。

    他的嘴上,生出了一对长长的牙齿,剑齿虎正站在意识的最前端咆哮着,这是剑齿虎的武器。

    杜成极度绝望地摸着那副牙齿,紧跟着一头猛犸象跑过来抬起前蹄将剑齿虎踩在脚下,杜成嘴上的那副牙齿,也跟着生长,变成了一对象牙。

    巨猿也加入了战斗,杜成能够感觉到前胸和手臂正在极具地壮大,生出肿胀的肌肉。

    意识中的那些凶兽不论大小,战力像是在一个平阶一样,争斗的有来有回。

    而杜成的身子也跟着占据优势的凶兽的属性在变化,因为巨猿胀大的双臂忽得变成翼龙的翅膀,因恐龙而变化的双腿却又因为鳄鱼而退化,而后被则生出厚厚的鳞甲。

    即便这是一个噩梦,也不能这么具有想象力。

    杜成身上冒着涔涔冷汗,每一种属性生出的时候都在摧残着他的肉体,这种感觉很真实,锥心的疼痛令他极其痛苦。

    在他经历了几十次的身体突变之后,忽然在脑海中出现了一团火球,击落在凶兽的中间,炸成茫茫无际的白光。

    凶兽消失,四下归于平静,杜成身上的变化慢慢退去,再次变成了一个平常人。

    而他的意识却没有恢复,仍旧停留在那束白光中,像是太阳的光芒一样刺眼。

    杜成就像是平静地躺在草地上一样,躺在那束白光的下面,没有一丝的不适。当他意识到自己不该躺在这片地方的时候,想挣扎地坐起来,身体却不听使唤。

    之后,顺着白光出现了一个人,是一个女人,这人像是西方世界里关于创世女神的艺术雕像一样原始直接。

    她沐浴着杜成头顶的白光,缓缓落到地面。

    可是杜成却觉得这个人他见过。

    u盘是捡来的,一个u盘而已,再加上又是夜里,杜成并不会傻乎乎地想着还给失主,而是直接揣进了兜里。当他回到自己的出租房里用电脑打开时,杜成才发现那里面只有一张珍贵的女子的艺术照片。照片中的女子像是一个混血儿,没有浪费世上一丝一毫的布料。

    照片中的女子长得极其妩媚,妩媚中带着神圣,总之非常迷人。

    杜成目不转睛地盯了三分钟后,就索然无味地删掉了这张图片,只当是那个开放的青年男女的生活留影。

    因为第二天杜成要去某研究院参加一个座谈会,就把电脑里的部分资料全都拷贝进来。可他第二天醒来时,已经是另一个人的身体了。

    杜成的身体无法动弹,但是女人的面貌和姿态,他已经全然回忆起来。

    就是那个女子,可她究竟是谁?

    正想间,那女子已经落在了他的身边,几根长长的发丝搭在了杜成的脸上,他甚至可以感觉到那几缕发丝的柔软。

    女子低下头,靠在他的脸上,神色看起来有些忧虑。她盯着杜成的脸看了一会,露出浅淡无暇的笑容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