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正文 第105章 大结局
    第105章大结局

    韩成这几天因为公司的事,整个人苍老了不少,如今坐在家里的书房,有气无力的样子,让韩若雪很是心疼。

    对陈晟的恼意越来越深,却也拿他没有一点办法,只能在这里干着急着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啊,可是陈晟他见都不肯见我,就更别说求情一说了。”

    韩如雪满脸懊恼,最后甚至埋怨起韩成;“要说这事,还不是怪你,要不是你当初你把陈晟逼得那么狠,他现在也不至于对我们赶尽杀绝。”

    “我那还不是为了你!”

    韩成气不过,干咳着反驳一句。

    两人如今即便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得,却仍然束手无策!

    韩若雪被韩成话一激,立即没了反驳的欲望,动了动嘴唇,却不知道能说什么,不停安抚着韩成的背,让他消气。

    这般沉默的气氛,在过了没多久,被韩若雪一句诡异极深的话打破;“爸,你放心吧,我绝不会让我们公司倒闭的!陈晟他既然这般逼我,那么休怪我不客气!”

    说罢,韩若雪眼底折射出一抹阴狠的光。

    接连几天的阴雨连绵,让我这段时间的心情都处于一种压抑的氛围,当然,我不否认有一部分是因为陈晟的缘故……

    今天的天气依旧阴天,不过却没了绵绵细雨,寒风袭来的时候,倒有那么一番冬日的味道。

    转眼快要放寒假,我已经开始练习剧组那边,准备去偏远地区拍戏,就当是给自己散心了……

    这个城市,我暂且是待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只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,这天下午,我刚出了校门,准备去公司谈具体事宜。

    结果在出租车到来的那一刹那,跑过来几个大汉,一把捂住我的口鼻,架着我不知去往何处。

    陈晟这几天为了躲避韩若雪,一直在自己购买的半山腰别墅里生活,倒也落得个清净。

    他也想着,等弄完了这些事,就去找孔琳解释,给她一个完整的交代,这次,无论如何,他都不会再耍小孩子脾气。

    随着工作最后一步的落实,他起身来到餐桌,准备给自己倒杯水喝,手机这时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晟拿着水杯坐在沙发上,拿起手机随意一点,发现是一个未知号码发来的视屏,出于好奇,他便点来看了。

    视屏内容让他大惊失色,只见孔琳双手双脚都被麻绳捆绑着,嘴巴被胶布紧紧封住,使得她的尖叫声也只是嗯嗯的声线,这些都仅仅只是冰山一角,最让陈晟觉得恐慌的是,视屏里还有好几个大汉一脸奸笑的面对孔琳……

    意淫之事,几乎全都笑意当中了。

    “叮咚。”短信铃响起,陈晟第一时间滑开去看,屏幕上赫然写着;“某某废弃工厂,陈晟,你要再不来的话,我可真不敢保证会发生点什么呢!”

    陈晟锐利的眼眸,紧紧盯着这条短信,抿唇不语,却在一瞬间立即起身,拿起车钥匙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他绝对不允许他的女孩发生一点事!

    陈晟开动车子之后,几乎是以生死时速的赶到了工厂。

    废弃破败房楼,显得无比凄凉,旁边更是堆积了一大堆的垃圾,散发出恶臭。

    陈晟小心翼翼的绕过一些砖头,残破的木板,走进空荡荡的楼房。

    “来的真快,看来对孔琳是真在乎啊!”

    走了没几步,韩若雪的声音响彻整个楼房,引来回声。

    陈晟警惕的到处张望,终于在楼梯的拐角处看见了韩若雪……

    而她的后面,则是一群大汉架着孔琳,威胁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我此刻浑浑噩噩的,当听到声音时,还是努力的睁开眼皮去看来人。

    发现陈晟皱着眉,满脸的警惕,面对韩若雪的时候,更带了丝丝防备。

    “放开她!”

    陈晟的呵斥声,让在场的人都感到一股压迫。

    只可惜,现如今的韩若雪,早就死猪不怕开水烫了,又怎么会畏惧陈晟这般气场?

    大不了,同归于尽呗。

    带着这样的想法,韩若雪做事自然变得极端,由此见到陈晟激动无比的样子,更是笑了笑,然后从大汉的手里接过,直接揪住我的头发,迫使我不得不仰着头。

    “放开她也行,你只要答应放过韩氏,然后跟我订婚!一切好说!”

    韩若雪倒是不拐弯抹角的说出条件,而陈晟连犹豫都没犹豫就答应了;“好,我答应你!只要你放了她!”

    陈晟的反应让我一愣,我还真看不出来,他原来有这么在乎我啊……是因为愧疚吗?

    “你对她还真是真爱啊!”

    韩若雪看到陈晟那么爽快,非但没有想象中的喜悦,相反冷笑一声,看上去相当不悦。

    陈晟来了之后,我安心了不少,整个人也不禁放松了,不过仍然苦思冥想着逃跑的方法,低头的瞬间,看到地上有个酒瓶子,顿时心生一计。

    刚好这个时候,因为韩若雪在跟陈晟说话的缘故,注意力不怎么集中,而后面几个大汉也全都一副懒散的模样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事情就好办了……

    “韩若雪,你放了她,什么都好说!”

    陈晟看上去很是紧张,双手摆放在半空,做着安抚状,似乎很怕韩若雪会做出什么激动的事情。

    韩若雪因为陈晟的态度,目光冷了冷,我正是抓住了这样的机会,默默的向后退……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一声惊呼打断了我的计划;“臭婊子,你跑什么?”

    无所事事的大汉无意间一个撇头看见我的行为,而随着他的咒骂所有人的注意力立即放在我身上……

    韩若雪给了大汉一个眼神,大汉立马气势汹汹朝我过来,我被吓得下意识蹲了起来,也许用力过猛,竟然将绳子挣脱开了,我心生一喜,不敢耽误,抓起地上的酒瓶,一把扔了出去,引起一阵慌乱。

    而我抓住这慌乱的时机,开始往阶梯下走,陈晟眼疾手快的朝我奔走过来,两人的距离本身就不是很长,所以在这样混乱的时刻,他立即牵住了我的手,一把将我弄到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呜呜~”

    警笛声恰好这时响了起来,所有的情况几乎在一刹那发生,众人都显得措手不及,我更是一头雾水,之所以会这样做,完全靠的求生本能。

    当我来到陈晟怀里的时候,只不过看了他一眼,就再没了意识……

    再次醒来,映入眼帘的全是白色的装潢,便知道这是医院,不过到处看了看,旁边竟然一个人都没有,陈晟他也不在……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怎么了,为此失望爬上了心头。

    而在医院的外头,陈晟手里拎着从店里买来的白粥,打算给孔琳吃的。

    结果刚踏进医院门口,就迎面撞了人,陈晟刚想说声抱歉,结果那人惊喜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;“陈晟!”

    纳闷的看向来人,只是一个胖胖的女生带着温和的笑意在跟他打招呼,陈晟并不认得这人,所以很是疑惑,刚想问话,结果那人又低头,很心虚愧疚的样子;“孔琳毁容的事,你没有怨我们吧?”

    “毁容?”

    当陈晟从别人口中得知这件事的时候,脑海里立即回荡出那年孔琳被泼硫酸的画面,心脏顿时尖锐的疼,那个场面他永远都没法忘掉……

    “是啊,当初你跟孔琳走的那么近,韩若雪气不过,就设置了陷阱,以你的名义叫来孔琳,可以说孔琳之所以毁容,全是一手策划的。”

    女生说的很淡然,毕竟她不是参与者,只是目睹了整个过程的人,最后她还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,但陈晟如今是一个字都没听进,脑海里回荡的全是当初那张绝望的脸……

    最后陈晟都不知道怎能走近病房的,全程都懵的。

    我没曾想在我刚准备离开的时候,陈晟回来,而且还失魂落魄的模样,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的脸,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……

    弄得我很不自在,别过头;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当年不是我泼的硫酸。”

    良久,我都没有等到陈晟的回答,正想追问,结果陈晟来了那么一句,让我浑身僵住,不忍回忆当初惨烈的场面。

    陈晟却铁了心要揭开我的伤疤,顿了顿又说;“当初是韩若雪以我的名义去设计的陷阱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现如今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?”

    我冷冽的眼神望向陈晟,打断了他的话,他因此没吭声,只是朝我走了过来,将我的头摁在了他的怀里;“尽管如此,我还是要对你说一声对不起,我真的没想到,我无形当中给你带来那么多伤害……”

    我很想说他不要在我的面前假惺惺,可他温厚的手掌摸上我的头发,我的情绪就再也抑制不住了,委屈蔓延在心头,眼泪不争气流下来,抽泣声响彻整个病房。

    仿佛要将这几年所受的委屈全都宣泄出来,陈晟则是很有耐心的一下一下拍打着我的后背,怜惜抚摸着我的头发……

    那天韩若雪的绑架行为已经构成了刑事罪,加上她之前对我的那些行为,也造成了犯罪,于是至今都在大牢关着,韩氏则是彻底落败,没了起死回生的能力。

    而随着那天跟陈晟心扉的敞开,我和他的关系渐渐亲密了起来,至少我对他,没了那一层隔阂,相处起来,当然不会太累。

    只是我们迟迟没踏出哪一步,主要我是真的有些畏惧跟他谈恋爱了,于是就这么一直僵持着。

    转眼寒假将至,拍戏的时间也逐渐被提上了日程,我将这件事跟陈晟说了之后,他有些闷闷不乐,但碍于我们之间的关系还僵着,所以他也没好意思说太多。

    上飞机的那天,我其实内心还是期待他来挽留我的,但是直到登机也没见到他的到来,不禁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拉起行李箱,准备登机,结果这时一声“孔琳”却成功的吸引了我的视线。

    陈晟一脸笑意的来到我身边,我纳闷的同时眼眸沾染上一丝惊喜;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陪你啊!”

    陈晟回答的理所当然,我却为之一愣,随后又听见他说;“作为男朋友,陪女朋友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陈晟的反问,让我哑然失笑;“我可还没承认你是我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缠到你承认为之。”

    陈晟深情的眼眸看着我,弄得我一阵脸红,不由嘟囔一声;“无赖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个无赖就赖上你了。”

    陈晟露出无赖的微笑,然后低头凑近我,双手搭上我的肩膀;“从今以后,不管你怎么甩我,我都死赖着不走,你愿意吗?”

    在他说这话的时候,我便想反驳,但是他后面的一句话,成功震住我的心神,让我心扉烦乱,望着他的眼眸,拒绝的话,迟迟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陈晟也不急不燥的,就这么看着我,最后我实在斗争不过心底的想念,淡淡的点了点头,随后一抹微笑绽放在嘴角……

    还没等我笑够,陈晟猛然吻上了我的唇瓣,我瞪大了眼睛,随后随心而走,勾上了他的脖颈,享受着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空间,相信未来的日子,幸福会伴随着我无限延长……
为您推荐